最新网址:www.xbiqugu.info
    啵——

    足尖点在树枝的瞬间,查克拉聚集到腿部,枝头只微微弯折,少年便弹出去十余米。

    兔起鹘落间,少年像一阵风从密林间穿过。

    他年龄不大,面貌清俊,穿着黑色紧身衣,外套绿色制式背心铠甲,浓密的黑发在末端用红绳绑住,气质温和且沉静。

    如果有陌生人见到他,一定会注意到少年那两个鲜明的身份特征:

    其一,是戴在他额头上的,刻有木叶标志的金属护额。

    其二,就是那一双雪白的,没有一丝杂色的眼睛!

    ——这是火之国木叶隐村的日向家族成员!

    强盛的忍村,实战能力强大的血继限界“白眼”,日向一族从来都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距离火之国边界线还有……十五公里。”

    奔跑中的日向悠斗计算着距离。

    “太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日向悠斗脚步一顿,重重踏在树干上,刹那间就在疾行中停下,从急速到静止,强悍且柔韧的身体素质展露无遗。

    嗖,嗖,嗖,嗖。

    四道身影迅速以他为中心靠拢,背靠着背,标准的战术阵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日向悠斗?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梳着短发,一脸淡漠的中年男人轻声道。

    日向悠斗点了点头:

    “哲次郎前辈,林子里有鞋子踩过的痕迹……是女性的样式。”

    一阵微风从林间吹过,另外三名下忍都下意识地握紧苦无。

    上忍杉崎哲次郎领导的小队,是由一名上忍、一名日向中忍、三名平民下忍组成的奇袭侦察小队,属于战时临时组编,根本就没有女性!

    “所以,是敌人么?”杉崎哲次郎说了一句,语气依然平静:

    “做的不错,日向悠斗,可以绕过去……算了。”杉崎哲次郎抽出苦无,摩挲着苦无锋利的刃:

    “那帮家伙既然能堵在这条路的终点,其他地方也可能设埋伏,冲过去吧,我们可有【白眼】啊。”

    那三个下忍轻舒了一口气,以尊敬的眼神看向杉崎哲次郎和日向悠斗。

    忍界千年的历史已经证明了,白眼的侦察能力值得信任。

    “是,哲次郎大人。”日向悠斗恭声道。

    他把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,放在鼻尖前,掐成一个“印”。

    查克拉几乎在瞬间就大量聚集到了视觉神经处,日向悠斗的眼角周围青筋裂起,淡淡的青色瞳孔显露于眼睛中央。

    他的视界倏地变化,奇特的三百六十度视角展开,查克拉的流动、经络、树木后躲藏的小鸟、数公里外喝水的野兽……

    透视、超远视距,一切都在这双眼睛下纤毫毕现。

    日向悠斗放下手。

    虽然白眼的“开眼”只需要集中查克拉即可,但日向家的成员却喜欢以各种“印”来调动精神,久而久之就成了家族习惯。

    看日向悠斗已经准备完毕,杉崎哲次郎便一马当下地冲了出去,日向悠斗紧随其后,另外三名下忍则以半圆阵型将他护在中间,五人再次向前飞奔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,他们的每一根神经都完全绷紧了。

    日向悠斗的视界中,一切都成了寡淡的黑与白,变成半透明的草木快速向后倒退,他在高速移动中观察四周,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地方。

    终于,在疾行中,几道细小的“水流”突兀地出现在日向悠斗眼前。

    那是经络里,流淌的查克拉!

    “找到了……”日向悠斗吐出一口浊气,手指连点,隐秘地朝队友打了几个暗号,最后他提起速度来到最前面的杉崎哲次郎身边,将这份情报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虽然日向悠斗的速度很快,但一系列动作完成后,他们与敌人的距离也只剩下不到四百米。

    活在战争阴云里的忍者们,具有更优秀的战斗素养。

    虽然成立的时间不长,但日向悠斗所在的小队却颇为默契地保持速度,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。

    直到,最前方的上忍杉崎哲次郎来到了距离第一个敌人不到二十米的位置。

    二十米,对于一个木叶上忍来说……几乎是一个“脸贴着脸”的距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日向悠斗眼前一花,再次捕捉到杉崎哲次郎的身影时,这位上忍已经出现了埋伏于地下的敌人的正上方。

    杉崎哲次郎的苦无插入地底,猛地放开手,用脚狠狠一蹬,惨叫和鲜血同时透出地面。

    基础的瞬身术,加上日向悠斗提供的精准情报,让他瞬间斩杀一名敌人。

    然而,这位木叶上忍的攻击并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他没有理会从别处传来的怒吼和破空声,冷静地结印。

    使用足底蹬踏苦无的方式虽然是非常规操作,但这小小的冒险是值得的,成功解放了他的双手,让杉崎哲次郎有更多的时间结印。

    丑-申-卯-子-亥-酉-丑……44个印精确无误地结出。

    上忍的查克拉以特定的路线在身体里激涌翻滚,在最巅峰时,杉崎哲次郎倏地张嘴。

    ——水遁·水龙弹!

    数以吨计的水流从杉崎哲次郎的口中喷涌出来,在空气中变成了比大树还粗的水龙,猛地砸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杉崎哲次郎身下的敌人被碾成血沫,巨大的水流掀翻地面,卷倒大树,无数链子、起爆符、铁钩被冲刷到远方,陷阱在威力巨大的水遁下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在敌人布置许久的陷阱中战斗是不智的,经验丰富的杉崎哲次郎第一时间就破坏了战场的地形。

    日向悠斗和那三个下忍冲到杉崎哲次郎身边,随时准备搏杀。

    当水流散尽,尘埃也不能再影响视线时,几名忍者从对面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木叶的五名忍者同时心中一沉。

    对方的人数有些……太多了,仅光明正大走出来的就有六个,按照忍者的习惯,躲在暗处的怎么也得有三个。

    敌方领头的忍者是个皮肤古棕色的高大男人,他默默地走在最前面,系上了云隐标志的护额。

    短暂的寂静后,密林中的两拨人同时冲向对面。

    没有交流,甚至连言语上的刺探情报也无。

    在如今的木叶47年,庞大的战争压力笼罩在各国大名和忍村首领的头上,边界摩擦不断,那根紧绷的弦随时都会断掉,爆发席卷世界的忍界大战。

    密林中,木叶和云隐的忍者们碰撞到一起,刹那间,就有人失去了生命。

    然而,没有人为自己的同伴哀悼,苦无闪烁寒光,闪耀的忍术一刻也未停歇,他们剥夺彼此的生命,比手中的铁更冷漠。

    ——为了充足的,或者不充足的理由,而献出生命的人。

    即为忍者。

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s://wap.xbiqugu.info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

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